当前位置:善导梵修 > 放生果报 > 正文

成都哪里适合放生鱼的地方,十一世班禅大师参访成都文殊院

2024-07-02 10:48作者:admin

一、东莞田螺去哪里放生

1、宗性法师陪同班禅大师步入大雄宝殿

2、大菩文化四川讯7月12日下午,十一世班禅大师参访成都文殊院。成都文殊院全体僧众以佛教最高礼仪表示热烈欢迎。

3、班禅大师一行抵达后,首先前往大雄宝殿礼佛诵经。礼佛后,班禅大师为文殊院两序大众开示,他说中国佛教三大语系同根同源,都有着共同的价值理念、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对因果的敬畏。希望三大语系交流更加频繁,共同推动中国佛教的发展。他还认为,佛法的传承应该与社会发展以及信众的需求相结合,佛教徒应成为社会的服务者、贡献者。最后,他希望僧众坚持修行,弘扬佛法,为祖国繁荣、民族团结及人民幸福做出贡献。

4、随后,成都文殊院方丈宗性法师陪同班禅大师一行参观了文殊院。宗性法师详细介绍了文殊院的历史沿革、建筑造像及文物藏品等。在进入宸经楼后,班禅大师一行参拜了文殊院“空林二圣”——佛舍利和玄奘法师顶骨舍利。

5、参观结束后,宗性法师邀请班禅大师一行在“水月静室”与成都市佛教协会班子成员座谈茶叙。

6、宗性法师首先代表成都佛教界欢迎班禅大师一行,并回忆起班禅大师16年前参访文殊院的愉快经历。在座谈现场,班禅大师就民族融合及坚持佛教中国化等向大家作了精彩的阐释,班禅大师认为,成都作为民族汇聚之地,不同教派交流的示范之地,文殊院为其融合发展做出了贡献。班禅大师对成都乃至四川佛教的健康发展给予了充分肯定,他希望成都佛教界要将佛法的弘扬与新时代国家和社会的建设目标圆融起来,更大地发挥佛教的积极社会作用,严于律己,精进学修,注重言行举止等个人修养,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为国家服务、为众生服务。要积极引导广大信众将学佛、工作与国家、时代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坚定不移地推行佛教中国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国家和民族复兴贡献积极力量。

7、宗性法师与班禅大师座谈茶叙

8、宗性法师向班禅大师赠送文殊菩萨圣像

成都哪里适合放生鱼的地方,十一世班禅大师参访成都文殊院

9、宗性法师向班禅大师赠送纪念品

10、班禅大师向宗性法师赠送经卷

二、吉林哪里放生小红鱼

1、座谈结束后,班禅大师与成都市佛教协会班子成员、文殊院僧众代表合影留念。

2、放生池的来历还有一则传说故事:很早以前,九山河边的一间小屋里住着一名吃喝无度游手好闲者,人称“酒徒人”。每年春夏之交,他常寻找蛇、青蛙作为下酒菜,而其妻勤劳贤慧靠纺棉花度日。

3、放生池(11张)有一年四月初酒徒不知从何处弄来两小一大油菜花蛇(无毒蛇),将两条小蛇烹煮供自己食用,嘱妻将大蛇暂养笼中待次日与友共尝。至深夜,妻察觉蛇身有亮光,似有哀求流泪之声,甚觉怜悯,遂提笼至九山河放生,欲回时蛇复游来绕其双足,使之移动不得。不久只听一声巨响,小屋倒塌,酒徒死于非命。

4、放生池的意义重大,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放生鱼的池子,更重要的他是一种激发众生慈悲心的手段。

5、当然,不否认很多寺院把放生池作为盈利的手段。放生池的意义因此受到质疑。那些错误做法的发起人会受到应有的报应。但放生池本身的重要作用,不应该因此被忽视。作为一个善良的人,应该坚定行善的信念,不管出现什么纷扰。放生的时候,也不要掺杂功利色彩,那样才会帮助被放生的众生,你自己也才能真正受用。

6、唐宋时期、的成都大圣慈寺与蜀地文化

7、四川成都市委党校谢祥荣

8、佛教文化,从东汉年间传人中国,即开始了同中国社会相适应,与我国固有文化相协调的中国化过程。经过汉、魏、两晋南北朝数百年间的相互涉人,相互摄取与相互融会,到了唐宋时期,达到融通如一的阶段,中国佛教,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渗入于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以至日用事务的各个层次之中。中国文化因获得了新生的机制与功能而焕发出绚丽的光芒与强大活力。这一文化发展进程在总体趋向上具有豪迈恢宏的气概,主动拣择与和平传播的特质。深入地了解这一进程对于我们今天面临东西方文化碰撞的抉择审度,当富有深刻的启示意义。由于佛教文化的传播,总是围绕着拥有高僧大德以及强大的经济文化实力的寺院为中心进行的,因此,我们的研究便不妨从一个有代表性的寺院着手。本文所探讨的成都大圣慈寺,便是唐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寺院之一。

9、成都大圣慈寺,始建于唐肃宗至德二年,共有96院,8500区,僧众2000余人,以其殿宇之宏丽,文化艺术品的丰富,以及人文荟萃方面的影响,当时即被誉为“震旦第一丛林”,是唐宋时期我国佛教文化的一大中心,对蜀地文化有着广泛深刻的影响。

10、在经济实力方面,大慈寺周迥六华里,占地千余亩,面积约相当于当时成都的十三分之一。另有枢密学士张乖崖、枢密史马知节等人赠田四百余亩,是一个较大的经济实体;寺院之间,商贾列次,市肆杂呈,四时之间则有蚕市、扇市、药市、夜市……等麋集于斯,亦是工艺竞技之场,对活跃以成都为中心的经济生活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大圣慈寺在经济生活中的这种功能,作为一种寺院经济模式,其影响一直延续到近现代。

标签: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